立在冬天的雨里
时光撞着我的肩,流过去
它们拽走我的桨和双手
掉进夜的洞穴里

身体光秃的立在这
没了枝桠
挡不住时光
也落不下叶子
稀薄的雨已忘了
他目睹过的故事

那些歌也匿了声响
改了名字
炉火摇摇头

厚厚的影子嘬最后一口
挪身在雨中
伐那树干
回洞穴里烧那已凉的
他爱的酒

Posted in | Leave a comment

雨田

闷热不堪的道路在眼前摇晃起来,肩上的包还念着小小的三角梅,抬头看见路上窜逃的人,雨就这么灌下来。
闪电抽的脑袋嗡嗡响,狂风左右各扇一个耳光,便体无完肤,通通透透。我紧紧抱住光盒子,体会这一场嚎哭。

生活。
当飞机离开遥远却温暖的地方,当老朋友彼此安慰一起淡然说着现在将来,当我毅然把自己装进另一种生活里,当眼前的一枚枚爱情飞到空中华丽无比却零落消失,当一个人穿过闷热的城市,独自醒在另一个早晨,当心里疼痛的撕开,黑色被浓浓的红泡开,淹没我,融化我,塑造我。
我似乎明白了一些生活。

青春里最燃烧最明亮的,不过相信和坚持。

Posted in | 1 Comment

Au revoir Taipei 08:55

还给DK的车,落了几年灰,又被我领回来,拾掇了干净。
骑在北山路上,忽然前后都没有车灯或呼啸,时间顿时弯曲,静静的湖水瞬间便淹没了城市,淹没了我。
十年前的那时候,我便每周骑车打这路上过,我便如现在一般踩着圈,唱着歌,心里静着思索。
骑车走过初中常走的那些路,走过高中常走的那些路,发现心里竟还是初中的记忆更明晰些。

重叠的画面不时的蹦出来,好久没有接触这升起的夜晚。
夜晚升起来,努力掩住的思绪,也都爬上我的肩膀,迎风,随我回家。

Posted in | Leave a comment